《急诊科医生》热播 校准医院医生与社会关联点

2017-11-12 05:13

王珞丹、张嘉译

《急诊科医生》自10月30日在北京跟东方两大卫视开播以来,迅速在收视排行榜上获切当先位置,总流量冲破17亿。

郑晓龙的传神之作

《永不放弃》时隔16年之后,郑晓龙再次触碰医疗剧,把罗点点作品《人命关天》,改编为《急诊科医生》。《甄?传》与《芈月传》旁边的时间差是两年,而《永不废弃》与《急诊科医生》的时光差是16年,对不轻易重复自己的郑晓龙而言,是何缘故促使他重归医疗题材,是个值得追问的问题。

在观众印象里,郑晓龙可能把不同类型的电视剧拍到一个极致,拍域外题材,拍出了《北京人在纽约》,拍家庭剧,有《金婚》……影响过无数人。但就在《甄?传》和《芈月传》几乎锁定了郑晓龙古装剧导演身份的时候,他主动“转型;了。

在体察时期感情、控制时代脉搏方面,郑晓龙的敏感度在国内电视剧范围少有人能与之比肩。这次决定拍《急诊科医生》,是因为行业剧在当下比较受欢迎?还是因为医疗剧天生自带话题?抑或郑晓龙常设腻歪了宫斗戏,想要通过事实题材换一下口味?

郑晓龙表示,以上都不是。他在面对记者采访时数度提到“精神层面;这个说法,当初人们基本上都在考虑生存层面的问题,想着怎么满足物欲以及怎么享受物质,但在“精力层面;上却缺乏很多货色,甚至不探讨的欲望与勇气。所以,《急诊科医生》可以算郑晓龙的“传神;——传递精神的作品。

王珞丹的成熟之作

《急诊科医生》播出后,诸多实力派的主演都引起了观众的留神,张嘉译饰演的急诊科主任医师何建一,王珞丹饰演的高学历海归医生江晓琪,江珊饰演的急诊科副主任医师刘慧敏,柯蓝饰演的梅律师,以及苏小明、王策、丁嘉丽等实力派演员的表演,都得到了七嘴八舌的评估。其中,王珞丹在剧中的角色定位以及表演引起了一些争议。

争议象征着王珞丹的角色设定,达到了一定的成果。对急诊科这个“小圈子;而言,江晓琪是带着神秘色彩进来的,她的高学历以及海归身份,使得与她一起“光顾;急诊科的,是某种不言而喻的“威胁感,我想评委就是更青眼这样的选手br;,剧情也很好地就这种“威胁感;发展了描述,不哪一个人,能摆脱得了与江晓琪医生建立各种各样的关联。

王珞丹在剧中把角色性格里的一种“攻打性;良好地传递了出来。这种“袭击性;在科室某些成员看来是存在的,但观众能够显明观察到,这是不同教诲背景、生活环境、不同语态下产生的“曲解;。江晓琪在故事里,言行直接,不拐弯抹脚,凡事为公,和个别单位里那种八面玲珑的人完全不一样。想想看,如果医疗机构都是江晓琪这样的人,那该是一个如许空想的环境。

江晓琪在《急诊科医生》的角色设定,还带有不小的幻想主义色彩,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个情节是,为了帮助那些临时没法缴纳急救费的病人,她在主任医师、副主任医师都不在场的状况下,召开全科医生会议,号召大家捐款成破一个应急基金。“我先拿五万;,这句台词不仅震惊了全科的医生、护士,想必也会让观众惊疑。这种理想主义色彩,仍是有着不小的触动性的。

江晓琪医术高明,小到口腔取灯泡,大到鬼门关前救人,都体现出急诊医学博士的风采。无意加入科室内的任何利益纷争,当病人浮现时病人就是事不宜迟,在意识的敏捷度、技能的专业度、态度的暗昧度等各个方面,江晓琪都把一个医生应该具备的素质展现得畅快淋漓。

也正是这样,江晓琪与何建一的CP,才有了成立的基础。当你用世俗的评价标准,来衡量貌似特破独行实则更为“保守;的人时,就会发现不是咱们评估的对象变了,而是咱们本人的评价尺度变了。

王珞丹在《急诊科医生》中,算是很好地实现了导演交给的任务,她的表演更成熟了。她已经尽可能地褪去了身上的文艺颜色,来适应江晓琪这个冷面热忱的医生角色。她应当是全剧当中最能给人以暖意的人物,同时也承载了剧作的主流价值观表白。

《急诊科医生》

医疗剧的精准之作

在刚开播时,《急诊科医生》就以快节奏、交代人物关系的明白清朗吸引了观众的留心,在讲故事的技巧性方面,没有呈现问题。此外,在对医生救助时的动作记录、波及医疗的台词专业度方面,《急诊科医生》做到了此前医疗剧没能到达的一个高水平,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出现有关该剧有失专业水准的吐槽。

由此可见,在《急诊科医生》拍摄之前,剧组就做了大量的“校准;工作。这些工作包含,行业剧怎么讲故事才更活跃,医疗剧怎么采取来自专业病院的引导见解。这两个方面的“校准;,切实多是幕后工作,观众没法全部感触到。还有一个方面的“校准;,应该是剧作与社会现实的比量、匹配,或者说,一部行业剧能对社会事实有多大程度的折射,决定了它的成功多少率有多高。

可以观察到,《急诊科医生》想要讲述社会故事的愿望还是比拟强烈与迫切的,诸多牵扯到社会、家庭乃至人际等各方面的抵牾与着急,都逐个被“收编;于剧情当中,包括婆婆在儿媳难产时“必定保孩子;,精神病人在医院持刀行凶要不要当场击毙,在医院厕所发现弃婴,要不要连续免费救治患糖尿病的小偷,要不要保住务工人员的右手等等,男子上演真人版 飞屋周纪行 用百只气球飞25千米,都会发明,在电视剧中,急诊科如同掉进大海里的一个救生艇,它在承受四面八方奔涌而来的压力,但这个弱小的“救生艇;不能翻、不能爆,由于它是茫茫大海中的唯一渴望。

随着剧情的深入,医生们也袒露各自心结跟隐痛,一边是坚持医者仁心,一边是互为医生,自我校正。不躲避医患之间的某种对立关系,更提倡彼此换位思考达成社会和谐。这些艰难中的坚守,坚守中的困顿,都是真实 未审动人的。